商标查询  |  商标注册  |  商标诉讼  |  专利申请  |  版权保护
 管理员入口  |  会员入口  |   中文  |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跳过导航链接
新闻资讯新闻动态

商标混淆辨晰-商标注册流程专家给予列举

       文章作者:张 乔     商标注册专家-北京市捷诚信通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400-001-1005

       商标的混淆误认问题是商标执法中最常见也是最不容易把握的问题,因为由商标的近似而产生的混淆误认,通常是针对部分消费者而言,就执法者来说,对混淆误认的判断也难免带有主观色彩。在商标申请审查阶段,主管机关做出申请商标与在先注册商标易造成混淆的结论,多是基于一种可能性,这种可能性的推定,是审查人员依据商标审查的基本准则,结合多年的专业经验,以及模拟相关消费者在认购商品或选择服务时,对商标的识别能力而得出的。然而因审查人员自身条件的差别、商标的多样性以及审查标准的笼统性,又较难避免审查上的不一致和矛盾现象,其后果不仅影响到审查机关的权威性,同时也会绐当事人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因此,科学地制定和把握审查标准,是商标主管机关目前首要的工作内容之一。


      由于审查标准设限的高低直接关系到企业的利益和市场的秩序,设限过高以及审查人员在执行审查标准时过于机械等因素,会使一些本该正常进入市场、正常发挥其功能的商标被拒之门外,进而造成当事人正当的权益不能及时得到保护;设限过低,则易使商标的区别功能被削弱,或导致一些缺少诚实信用的经营主体,借他人商标之荣誉获取不当利益。因此,本文试以案例的形式归纳出以下几项商标审查原则及要点,供大家参考。

     一、商标混淆的两种基本类型 造成商标混淆的因素可大致分为两类,错误性混淆和联想性混淆。

    (一)错误性混淆

    错误性混淆往往缘于记忆误差。如下例中的英文商标,由于两商标均无含义,字母组合及视觉效果近似,读音不易区分,易使消费者因记忆误差而造成混淆;主体特征近似的图形商标亦属于此类;

                                                                                                      图1-1


     (二)联想性混淆

     联想性混淆则系指两商标虽有区别,但形式上类似,消费者虽不会将两商标误认为同一商标,但有可能误认为两商标同源。下图中的两商标虽于读音和含义上都存在区别,但两者均是以奥运会为背景的图形和文字的组合商标,用于相同或类似商品上时,易使消费者认为二者指定使用商品的来源相同,进而造成误认。

                                                                                                      图1-2


     对于类似下图的情形,即便消费者不会认为二者同源,但鉴于在先商标的知名度,联想会损及在先商标的利益,并淡化该商标的形象,故也可认定二者构成近似商标。此一类型的商标近似,属于广义的近似。

图1-3(在先注册商标)


        二、商标审查的两项基本原则

        (一)整体比较与部分比较

      按照一般的审查方式,审查人员在对一个组合商标进行审查时,往往将各组成部分(中文、外文及图形)分别进行审查,对每个独立的部分,如认为与在先商标构成近似的,则予以驳回。此种审查方式也是某些国家遵循和使用的传统审查方式。

      对于商标审查应整体观察还是部分观察的问题,不能一概而论。总体来说,应以整体观察为主。因为,任何商标无论是呈现于商品或服务之上还是呈现于消费者眼前,都应当是一个整体,而非割裂为各个部分。在整体观察的原则下,显著部分观察所占比重最大,当某商标虽以整体呈现,然而在消费者关注该商标时或事后留在消费者印象中的,可能仅是其中较为显著的部分,当该显著部分给消费者较强的视觉冲击并足以忽视其他部分时,该显著部分最终起到或接近于整体的作用。因此,整体观察和部分观察并非对立,重要的是如何把握好二者的关系。

     以下几个例子为商标局在局部审查的前提下,做出两商标构成近似予以驳回的案例。经复审,商标评审委员会认为整体可以区别,准予申请商标初步审定。

图2-1


       (二)商标显著部分的确定

       1、图文组合商标中,显著部分的确定。

       (1)在服装、箱包等商品上,因使用方式和认知习惯,图形往往居显著地位。

      如下例,申请商标“SHENG DA PAO MA”及图形与引证商标“LONGCHAMP”及图形文字虽不同,但图形极为近似,且该图形给消费者的视觉冲击大于文字,所以图形部分应分别作为两商标的显著部分。

图2-2


     下例中,两图形细部虽有区别,但整体外观特征近似,尤其当两标志绣于服装上时,其细部特征无法体现,因此,也判为近似商标(特别是在先商标具有知名度时)。

图2-3


       (2)当图形部分创意较弱时,文字则作为认读的主要部分。

       下例中的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相比较时,文字被认定为显著部分。因为两商标的图形均与其指定使用商品联系密切,以茶芽为内容的图形常见于茶叶商品的包装装潢上,加之两图形的表现形式也较普通,因此文字应作为认读的显著部分。

图2-4


       下例中两商标的文字和图形相比较,文字亦属更易被认读和记忆的部分,因此两商标整体不判为构成近似。类似情况还有地球图形与文字的组合等等。

图2-5


       2、中外文组合商标,一般以中文为显著部分 对于中外文组合商标而言,因国人对中文的熟悉程度和认读上的便利,习惯上以认读中文为主,记忆上也以中文为牢固,故某一商标若在中外文所占比例相当时,原则上以中文为其显著部分,当一个申请中的外文商标(或中外文组合商标)与某个在先注册的中外文组合商标,仅于外文部分近似的,整体上可不判定为构成近似商标。(见下图)

图2-6


       3、以表现风格为显著部分

     (1)当两商标文字表现形式的风格过于接近时,即便字母组合及读音均存差别,仍有可能被判定为近似商标(如例1中的ESPIAL与ESPRIT);此类情况同样适用图形商标,即两图形的风格和整体形式基本相同时,即便表达的事物不同,也可判为近似商标(如例2)。

图2-7


       (2) 两商标同为外文商标(或同为外文与图形组合的商标)时,只要其整体表现形式各具显著特征,即便文字组合近似,两商标整体亦可以区别。此类情况中,留给消费者更深刻的印象是两商标独特的形式,且其形式上的差别足以缩小两商标混淆的可能性,因此,将表现形式作为各自的显著部分。(见下图)

图2-8


      4、非显著部分在商标中的作用

     对商标中含有的商品或服务的通用名称、表示功能特点的字词,通常被认为不具显著性,但当该类词汇用于与其所指内容无关的商品或服务上时,则应作为商标的组成部分,予以整体比较。

       下例中的“长城宽带”商标,被商标局判定为与在先注册的“长城饭店”商标构成近似商标。审查人员之所以认为两商标构成近似,主要是考虑到两商标的主体均为“长城”,而“宽带”和“饭店”不足以使两商标产生明显区别,使用于类似服务上易造成消费者混淆。而商标评审委员会在复审决定书中认为,“饭店”与“宽带”两词虽没有“长城”一词显著性强,但也是商标的组成部分,用于与饭店和网络无关的服务上时,可以作为商标的识别部分,因此,“长城饭店”与“长城宽带”整体可以区分,不构成近似商标。

图2-9


       对于商标中显著性较弱的部分(甚至是不受保护的部分),尽管显著性较差,但也应作为商标的组成部分整体进行比较。因为,对于消费者来说,看到的是一个完整的商标,而不是割裂开的各个部分,他们在识别和区分商标时,也不会象专业人员那样“去粗取精”仅比较两个商标的主体部分是否近似。

      下例中的两个商标虽分别放弃了“clip”、“SYSTEM”及“pack”的专用权,但商标评审委员会仍认为整体可以区分,不易使造成消费者混淆。

图2-10


       三、商标近似的几种审查方式

      一般来说,商标审查多分别对比商标的音、形、义三个方面以确定是否构成近似。商标界有依三者先后次序而论重要性之说,但从商标审查实例来看并非完全如此,三者的主次关系经常是根据商标的具体情况而不断转换的,尽管任意一种情况的近似,都可能导致整体的近似,但也需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不能一概而论,尤其要注意某个方面的近似是否已接近整体近似的效果。

      (一)商标读音相同近似的几种情况

      1、读音近似的外文商标

     (1)外文商标,两者读音近似,且无形(指普通印刷体)、无含义时,一般判为近似; 如:“LIPTON”与“LIBTON”、“SUNMIGHT”与“SUNLIGHT”

     (2)两商标读音虽近似,但表现形式明显不同,原则上可判为不近似;如:

图3-1


       (3)两商标读音近似,表现形式同为普通印刷体,有常用含义的,尚可不判为近似;

      如:“CLEAR” (含义为,“光亮的”、清晰的等)与“CLEVER”(含义为,“聪明的”、“灵巧的”等)

      (4)两商标虽有含义,但含义生僻的,仍应判为近似;

      如:“ALLIGATO日”(美洲鳄鱼)与“ALLOCATO日”(分配程序)

      (5)两商标虽读音近似,但首字母不同,在外观与读音上给予消费者的印象有较重要影响,应加大其差别的比重;


      如:“WORKSTATION”与“PAKSTATION”

    (6)两商标字母组合较少,因易于记忆,一般不易混淆,尚可不判为近似;

     如:“EBO”与“EBOX”、“ATPY”与“TPY”等,但两例中的商标之一如表现为“eBOX”或“aTPY”,即明显由两种字体组成的情况时,应加大二者构成近似的比重。

    (7)外文字母组合较多的情况,应区分对待。

    如:“BIOCLEAN” 与“BfOCLEVER”,仅就表面形式比较,可判为近似商标;但假如两商标指定使用商品均为专业性较强的医疗设备,而采购人员对此类商品的选购,也会比一般日常消费品更为慎重,加之两商标中的“BIO”部分为医药行业常用的词汇前缀,使用频率较高,两商标的后半部分“CLEAN”、“CLEVER”含义分别为“干净的”和“聪明的”,属常用词,含义区别较大。综上因素,两商标也可不判为近似。


     2、读音相同的中文商标

     由于中文多由象形文字演变而来,故审查中应着重于其形意。

     (1)一般读音相同,含义不同者,原则上可不判近似;

     (2)读音相同,含义近似或含义不确切者,一般应判为近似; 如“上好佳”与“上好嘉”、“雅迪丝”与“雅狄丝”

     (3)对用于商品或服务的商标广告常见于播音台等媒体的,应提升商标读音近似的比重;对在先商标有一定知名度的,亦应提升读音近似的比重;

     (4)对某些不易确定是否易造成混淆的同音商标,可于异议或争议程序中,根据申请人提供的材料(如两商标于市场上共存的时间、消费者的认知等情况),综合进行判断。

     3、汉语拼音商标与汉字商标读音近似的问题

     因使用习惯,用作商标之汉语拼音虽均无注音,但在认读上仍有与汉字相混淆的可能。

    (1)在二者表现形式同为纯文字的情况下,拼音商标具有较明确的拼读指向时,一般应认为与对应汉字构成近似; 如:“TAI YANG”与“太阳”;“YUE LIANG”与“月亮”;“CHANGCHENG”与“长城”

    (2)在汉语拼音无明确指向时,原则上可与汉字不判定为近似; 如:“WEIDA”与“威达” 但上述情况中,“WEIDA”商标所有人名称为“XX市威达XX公司(厂)”时,应提升两者近似的比重。

    (3)在先商标具有一定知名度时,保护力度应予加强。

如申请商标为“LlBANG”,引证商标为“立邦”,指定使用商品均为涂料等,二者可判定为相同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在消费者对“立邦”商标已有较深刻的印象时,申请商标与之读音相同,易使消费者将其与在先的知名商标产生联想,进而造成混淆。

    (4)对汉语拼音经艺术处理(或图形化)后,具有较强的显著特征的,可降低整体构成近似的比重。


    4、外文商标与中文商标读音近似的情况

因外文商标与中文商标在文字的表现形式上具有较大区别,含义又无对应关系,一般不判为近似商标。 如:“ENGLISH”与“英格俪仕”、“PHELIP”与“菲力瀑”。

    5、中文商标的左右认读问题

横列式中文,因尚存在左右认读方式,故有造成混淆的可能。判断此类商标是否构成近似时,应尽可能参考相关因素,如商标中是否还有汉语拼音或外文,以及当事人于营销或广告中对商标的唱呼方式来确定其在市场上固定的称谓。

   一般来说,仅由两个排序不同的汉字组成的商标,判为近似商标;

   如:“西育”与“育西”、“华润”与“润华”等。 两个排序不同的商标与其他因素结合时,应综合判断,以消费者不会造成混淆为最终目的,整体区别较大者,可不判近似商标(如下例)

   图3-2


      下例中,虽然申请商标“林森”的认读方向有汉语拼音予以限定,但因“林森”无确切含义,结合商标中的图形,消费者易将其读作“森林”,申请商标与印证商标指定使用商品均为胶合板,故两商标并存易造成混淆,构成近似商标。对于具有具体确切常用含义的词汇,即使辅有汉语拼音,有时消费者仍易以其常用含义认读而忽略拼音。

图3-3


       下例中,“哥弟GEDI”商标与“弟哥DIGE”商标,虽均辅以汉语拼音,但两商标含义及外观区别不大,在前者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情况下,仍可判定为近似商标。

图3-4


       (二)商标为单一词汇与商标为组合、复合词汇的近似关系

       1、单一词汇与组合、复合词比对时,应先看组合或复合词中,是否存在主要词与形容词之分,若存在,原则上应以主要词进行比较。

如“长城”与“金长城”,主要词同为“长城”,形容词的加入,并未改变原主要词的性质,所指事物相同,文字及组成近似,故可降低对该形容词的参考比重。

在台湾智慧财产局制定的商标审查标准中,大、小、真、正、老、新,以及PRO-、NEW、MULTI-、THE、LA、A、ONE,都被认为属此类形容词。

       2、对某些情况,虽主要词相同,但由于形容词的不同,使所指事物发生明显的区别,则二者可被视为不近似。

如在商标局的审查标准中,“红太阳”与“蓝太阳”被作为不近似的案例。

       3、组合或复合词中有部分字词为消费者所熟知时,该部分字词也可作为主要字词,但除刻意模仿他人具有一定知名度商标的情况外,其字词经组合或复合后,已形成独立词义的,则不宜将其随意割裂,取其中一部分进行比较。

       4、对于无明确含义的字词组合,尽管二者有时为包含与被包含关系,仅存一字之差,但在多数情况下消费者能够区分。此类商标于服装等商品上最为多见。

如:“迪娜”与“奥迪娜”、“美多丽”与“美天丽”等,但前者字体书写方式较独特,后者与其雷同者,应加大近似的比重。

       5、对于修饰词为两个字以上的情况。两个以上的修饰词与中心词组合后,在整体效果上较单一修饰词与中心词组合形成的整体效果,区别有所加大,可提升二者不近似的比例,但也不能一概而论。

      如“东方丽人”与“丽人”、“万里长城”与“长城”,两个申请商标在形式上虽均为形容词与名词的组合,但“东方丽人”与“丽人”之间存在特指与泛指的区别,特别是当两商标表现风格不同时,不易使消费者产生混淆,可不判为近似商标(见下例);但“万里长城”与“长城”所指事物相同,故应加大二者近似的比重。

图3-5


      又如,申请商标为“鹏润花园”,引证商标分别为“鹏润”和“花园”,三个商标均指定使用于房地产等服务上,由于“花园”一词在房地产服务上使用频率较高,相对“鹏润”而言,显著性较低,因此,一般可判定“鹏润花园”商标与“鹏润”商标构成近似,而与“花园”商标可以区别。

     6、对于由两个相互独立的词汇机械组合的商标,如该组合商标的其中一个词汇与在先注册商标相同,而消费者对在先商标又比较熟悉时,应加大对在先商标的保护力度。如指定使用于葡萄酒商品上“东方龙长城”、“长城山庄”等带有长城文字的商标,审查部门均认为与在先注册的“长城”商标构成近似。

此乃基于在先注册的长城商标具有一定知名度而言,对于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商标,仿冒、“搭车”现象比较严重,因此,对其的保护力度应较普通商标更高些。仅以33类酒商品上的“长城”商标为例,在商标局的商标档案库中,除中国粮油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已注册的20余件“长城”及与“长城”有关的商标外,另有350余件含有“长城”字样的商标待审(一部分已被驳回)。这种钟情于“长城”的现象,虽可能与长城代表中华精神有关,但另一个重要因素是,“长城”商标在酒类商品上具有高知名度。

     7、对两个申请人共同提出申请的商标(共同商标),虽然该商标与申请人之一在先注册的商标近似,但鉴于该在先商标所有人为共同申请人之一,因此即便消费者认为二者存在某种联系,也是客观事实,允许二者并存,既不会损害在先权利人的利益也不存在消费者误认的问题,因此,应有准予申请商标注册的余地。(下例中申请商标的共同申请人为北人集团与福州黄晶印刷机械有限公司,引证商标所有人为福州黄晶印刷机械有限公司)。

图3-6


     8、对外文商标,单一词与组合词之一相同的,原则上可判为近似以。如:“LA VITA”与“VITA”、“LENOVO”与“LENOVO PLUS” 。

但单一词仅与组合词之一近似的,原则上可不判为近似。如:“BUBBALOO”与“BABBLOON EXPLAIN”。

     9、对于中外文组合商标,除考虑单一词与复合词含义近似之外,还要考虑其他组成部分在商标中的识别力,如下例中,虽英文近似,但汉字作为国人的主要认读对象,应作为商标的显著部分,故整体可判为不构成近似商标。(见下例)

图3-7


       (三)表现形式对商标整体效果的影响

      1、两商标文字不同,但整体表现风格近似,且该表现风格为商标的显著部分,原则上可判为近四商标(如前例中的“凤凰及图形”)。

      2、两商标含义近似,但表现风格有较大差别,尚可不判为近似。如:

图3-8


       四、商标近似、商品或服务类似与混淆误认的关系 《商标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以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此条立法的本意,在于避免消费者因商标认知的错误,造成对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误认的后果,同时确保在先注册商标免受侵犯。因此,法的根本目的是解决混淆问题。

      在判断两个商标是否可能造成混淆的过程中,商标的相同近似和商品的相同类似,仅是用于参考的基本因素,在商标混淆误认成立的情况下,商标相同近似、商品相同类似作为两个基本条件,一般是应当同时具备的(驰名商标等其他情况不在此例),但反向推定时,结论并非绝对。在某些相关因素的作用下,即使商标近似,商品或服务类似,也不会必然导致混淆发生。

       鉴于商标和商品本身的多样性和复杂性、商标使用于具体商品或服务上后与其他相关因素之相互影响,以及相关消费者在商标认知上的差异等多方因素,需要审查人员在进行审查中,除了套用最基本的审查标准之外,还应当充分考虑商标的个案性,尽量以市场为衡量标准,以不同消费者的眼光去感受两个于审查标准上构成近似的商标,是否可能在市场上造成混淆。

     (一)商标近似与混淆误认

     上面谈到商标近似是造成商品或服务来源误认的基本条件之一,但不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两个使用于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的商标,并不一定会产生混淆的后果;而两个于审查标准上不近似的商标,也有发生混淆的可能。以下两类典型案例,可以比较直观地表达商标行政主管部门在商标近似(包括由联想构成的商标近似)与混淆误认上的立场。

     下例中的“黑人”与“白人”商标,以一般审查标准论,二者应不属近似商标,但审查部门考虑到在先于牙膏商品上注册的“黑人”商标已具有一定知名度,当消费者看到同一种商品上的“白人”商标时,会误认为两者有关联(联想的后果),进而造成产源误认,因此,认定两商标构成近似商标。“白人”商标不予核准注册。

图4-1


       与上述情况类似,商标评审委员会在另一件商标异议复审案中认定,同时指定使用于饮料上的“顾渚山金沙贡泉”与“金沙泉”易造成产源误认。理由是:首先,在先注册的“金沙泉”商标已有十几年使用历史,具有一定知名度;其次,金沙泉位于顾渚山之上,且历史上称之为贡水金沙泉,故“顾渚山金沙贡泉”与“金沙泉”所指事物相同;第三,两商标所有人共处同一地区,被异议人作为同行,对申请人在先使用的“金沙泉”商标及市场情况理应知晓,且从被异议商标的使用情况看,多有突出“金沙泉”文字,刻意缩小两商标差别的状况。综合上述因素,评审委员会做出后者不予注册的裁定。(被申请人不服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裁定,诉之法院。法院经审理认为,“金沙泉”商标与“顾渚山金沙贡泉”不构成近似商标。故撤消了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裁定。) 对于以联想而认定商标近似的情况,许多判例均存在截然相反的观点(就象在先商标越驰名,在后近似商标与其并存,混淆的可能性是越大还是越小一样,很难有明确结论)。以“黑人”商标与“白人”商标的争议案为例,台湾标准局和台湾经济部均做出两商标不近似的判定。台湾省公平交易委员会也认定“白人”与“黑人”之文字、图形有明显区别,


      六、七成消费者可以准确区分辨认。委员会另通过调查发现,少数消费者将双方商标误认为同一公司或关联企业是因为“黑人”牙膏采用黑人头像涉嫌冒犯黑人(指黑色人种),而被迫改为白人造型,以致少数人发生错误联想。与此相反,上述商标在中国大陆,商标局和商标评审委员会均认为“黑人”商标与“白人”商标并存易使消费者认为二者是同一企业的系列商标。

     究竟应该如何看待联想问题? 事实上,从联想理论的提出至今,早已突破了必须结合混淆的可能来解释近似与否的概念。联想标准的经典表述是,“以一种整体和相互关联的方式来观察,并考虑到诸如商标的显著性等个案的特殊情况,如果商标与标记间在音、形、义的某一方面近似,而通过这一近似就可产生标记与商标的联想时,即可认定二者近似。”可见,此种意义上的商标“近似”已经完全脱离了传统意义上商标近似的概念。而从混淆理论到联想理论的最大变化在于,商标保护的宗旨从保护一般公众免受欺骗、混淆之苦,转到保护商标所有人的商誉免遭寄生行为的损害。尤其是针对目前我国一些市场主体诚信度不高的情况,商标审查工作已不再是仅仅局限于简单的判断两个商标在表面形式上是否构成近似,而是应该以维护诚实信用、打击抄袭摹仿为基本原则,结合个案的具体情况综合判断。


      与上述两例情况相反,下例中的“CORDIER”与“CARTIER”商标,因均无含义,且字母组合近似、读音差别不大,一般来说,应判为近似商标。但鉴于申请人在复审程序中证明两商标均属于知名度很高的商标,面向的消费者也相对固定,尤其是引证商标指定商品为高档消费品,一般设有自己的专柜或专卖店,面对的消费群多为品牌消费者,即便是对于一般消费者,也会因其昴贵的价格而给予较一般商品更高的关注度,因此,尽管二商标已构成近似,但并不必然导致消费者混淆;另考虑到双方当事人签有商标共存协议,因而,商标评审委员会准予在后商标的初步审定。

      对于当事人双方签有商标共存协议的情况,主管机关一方面充分尊重当事人的意愿,一方面根据双方所签协议的内容(多为对销售区域的划分和对商品的具体限定),而做出两商标并存不易造成混淆的结论。凡此类情况,当事人之间,都会主动以商标以外的其他因素,尽量缩小二者混淆的可能性。此类型案件与其他案例中刻意摹仿“搭车”行为所形成的市场效果,截然不同。(目前我国商标法对当事人之间同意商标并存的情况,没有具体规定,建议将来修订法时,参考台湾和香港商标法中类似情况的规定,加入该项内容,使审查部门有法可依。)

图4-2


       (二)商品(或服务)类似与混淆误认的关系 对于商品或服务的分类以及判定其是否类似的问题,较判定商标近似要简单些。作为尼斯协定的成员国,我国在实施商标审查、管理、检索时,基本均遵循《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划分的四十五个类别进行类似商品或服务的界定。尽管各种专业文章中一再强调,《区分表》仅是商标注册审查用参考用书,不是绝对的依据,但事实上,在商标审查中,审查人员绝大多数情况下是照章行事。此种审查方式的优点是,既可保证审查的一致性和稳定性,又可避免随意性;不足是,过于机械地套用分类表,有时会造成忽视个案的具体情况而做出不够客观的虚拟结论。为尽量减少这种现象,要求审查人员于个案中,除了对不同情况的商标进行分析审查外,还应针对市场状况,将诸商品(或服务)的特点及其相关因素综合分析、区别对待;同时还应当明确,同类同组的商品不绝对是类似商品,非同类的商品亦存在判为类似商品的可能。在审查原则上,除以分类表为基本尺度外,还要以社会通念和市场交易情形为重要参考因素,凡易使相关消费者误认为两商标同源或有关联者,则可认为两商品间存在类似关系。

      如:两商标同为“锦江春”,指定商品一为30类3006组的糕点,另一为30类3007组的年糕,两商品虽不同组,但因销售渠道、销售对象相同,商品性质近似,因此仅就两商标相比较,消费者不易区分;

      又如:3类商品中的“化妆品”与5类商品中的“药用化妆品”,在商标相同的情况下,易使消费者认为二者同源。


      除以上类似情况,对具有独创性和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商标,也应视具体情况,适当扩大类似商品或服务的范围。

相对商品而言,服务因有其特殊性,如地域性等,使得服务商标与商品商标的审查标准应有所区别。如前述所举“东方丽人”与“丽人”是否构成近似的案例中,商标评审委员会除考虑到其与引证商标“丽人”的整体区别外,亦考虑到两商标使用服务“美容院”的地域特点(两商标所有人所处不同城市),最终认定两商标并存不易造成混淆。但对于在先商标具有一定知名度,后者有意仿冒,或在先商标所有人扩张能力较强,在多个城市具有连锁经营(连锁店)的情况,则应另当别论。

      下例中,申请商标“IPMaster”与引证商标“iMaster”,仅相差一个字母,于一般审查原则来看,属近似商标,两商标指定使用服务同为42类的4220组,因此,商标局认为两商标已构成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申请予以驳回。在复审程序中,商标评审委员会认为,尽管二者指定使用服务同为第4220组,但鉴于两商标服务内容的专业性,易使选择该服务的特定消费群,给予其较普通商品商标更高的关注度,因此,虽两商标近似,但尚不易造成混淆。

申请商标:IP Master指定服务:半导体芯片及集成电路设计测试 引证商标:iMaster 指定服务:信息工程;软件开发保养 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的“LG及图形”商标争议案中,之所以认定两个“LG及图形”商标不会造成来源混淆,除商标方面的因素外,其另一个重要因素,即考虑到两商标指定商品“电梯”的专业性与日常消费品的区别。


      回顾商标评审委员会首例败诉的案件,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撤消了商标评审委员会认定中国青年旅行社的“CYTS”商标与国际旅行社的“CITS”构成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之结论。法院认为,两商标文字分别为两企业名称之缩写,因此含义不同,不构成近似商标。客观地说,商标评审委员会在审理该案时,的确忽略了审查中的一个关键因素,并非商标本身的因素,而是消费者在选择服务(认知服务商标)和选择商品(认知商品商标)上的差别。由于服务行业本身的特点,决定了服务商标与商品商标在识别上的差异性,一般情况下,消费者在接受服务时,往往会置身于服务场所,与服务主体、服务人员等有较密切的接触,故客观上必然会提高对服务商标的认知和关注度,因此,在商标尚有区别的情况下,一般不易造成对服务来源的误认。但如果上述两商标是用于普通消费品上,就很难说没有混淆的可能(法对混淆问题,只要求可能性,不要求绝对性),至少这种表现形式相同(同为普通印刷体)、字母组合近似、整体无含义的文字,易使消费者产生记忆错误。对于字母组合为缩写形式的情况,以一般审查原则而论,通常视为无含义词(因为缩写往往具有多种解释),尽管许多企业于设计理念上,赋予这些字母某种含义,但这种含义在市场交易中,一般不易传递给消费者。

       

      官方网址:http://www.pscu.com.cn    服务热线:400-001-1005 总部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一区5-5(国家工商总局对面)

      北京市捷诚信通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知-知识产权、商标(马德里商标)、版权、专利(PCT专利)专业服务平台,主营业务范围包含:商标注册、商标代理、商标查询、注册商标、商标法、欧盟商标、商标、注册商标流程、马德里商标、商标事务所、商标注册代理\知识产权、专利法、专利诉讼、专利申请、专利技术、专利代理、版权登记、版权代理、版权注册、PTC专利 我们一直继续努力中......

 

      捷诚信通始创于1995年,拥有20年行业领先管理水平,业务成功率可达95%,是一家致力于知识产权法律服务的大型专业的事务所,在中国知识产权法律服务领域取得了骄人的成绩。用心对待每一位客户,认真处理每一个细节成为企业的最高服务宗旨。 捷诚信通拥有一批优秀的知识产权专业人才,依据技术实力、从业经验及法律功底组成了专业、成熟的专家团队,全方位地为客户提供最佳保护方案。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公司优势   资质荣誉   战略合作   新闻资讯   成功案例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tags标签
北京市捷诚信通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一区5-5  E-mail:IP@pscu.com.cn  电话:400-001-1005
京ICP备14035113号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备案机构  站长统计  Copyright 2015-2025  pscu.com.c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