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查询  |  商标注册  |  商标诉讼  |  专利申请  |  版权保护
 管理员入口  |  会员入口  |   中文  |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跳过导航链接
新闻资讯新闻动态

商标授权确权案件中侵害他人姓名权的认定标准

    基本情况

    贵州茅台镇国威酒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茅台酒厂)于2011年3月1日在国际商品分类第33类“酒(饮料);酒精饮料(啤酒除外);含酒精液体;蒸馏饮料;食用酒精;开胃酒;米酒;朗姆酒;葡萄酒;伏特加酒”等商品上向国家商标局申请“季工坊”商标,该商标于2012年3月7日核准注册,注册号为第9162734号。

    茅台酒厂于2013年10月24日向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商标无效宣告申请。认为该商标侵害了公司名誉董事长季克良的姓名权,以及与季克良在先注册的“季克良”商标构成近似商标,该商标如被核准注册,将造成不良影响。

    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4年12月3日作出(2014)商评字第0000094563号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书,驳回了茅台酒厂的无效宣告申请,维持争议商标注册。

    茅台酒厂不服上述裁定,认为:一,商评委在异议主体资格问题上适用法律错误,未对商标近似问题进行评判,构成漏审;二,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季克良”已经构成2001年《商标法》第二十八条规定 的情形;三,争议商标申请侵犯了季克良的在先姓名权,违反了200年《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故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理后认为,茅台酒厂具备依据修改前商标法28条提出商标争议的主体资格,争议商标申请注册侵犯了“季克良”的在先姓名权。故判决撤销被诉裁定。商评委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后驳回了商评委的上诉请求,维持了一审判决。

    本案涉及的条文有商标法第28条商标近似问题、商标法31条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问题、不良影响问题,还有新旧商标法衔接适用的问题。尤其是新旧商标法衔接适用过程中程序与实体问题的界定,本案之前鲜有判决对该问题进行明确。

    本案中,依据修改前商标法28条提出商标争议的主体资格问题应适用修改前商标法还是修改后商标法充分发表了代理意见,获得了法庭的认可。即使茅台酒厂具备提出争议的主体资格,只能在程序上以漏审为由撤销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被诉裁定,不能从根本上撤销“季工坊”商标。

   本案集中 “季工坊”侵犯季克良先生的姓名权上,基于茅台酒厂及季克良先生的极高知名度,季工、季工程师等姓氏称谓已经与季克良先生产生了唯一对应关系。第三人与茅台酒厂同处贵州茅台镇,在明知季克良先生的知名度与茅台之间紧密关系的情况下,仍然将争议商标注册在“酒精饮料”等商品上,损害了季克良先生的姓名权。该观点被法院采纳,法院最终据此撤销了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被诉裁定。从实体上解决了本案争议,获得了胜诉判决。


    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商标法修改决定施行后商标案件管辖和法律适用问题的解释》第七条规定对于涉及已核准注册的商标行政案件,相关程序问题适用修改后的商标法,审查实体问题适用修改前的商标法。本案判决从学理及体系的角度对主体资格问题属于程序问题进行了详细的法律解释。

    2、是否构成对在先姓名权的损害,应该在商标法的框架下,解释适用《民法通则》第九十九条所规定的干涉、盗用、冒用之侵权方式。由于具有知名度的“姓名“识别功能与某特定人之间产生了密切的联系,易使相关公众认为特定的商品或服务来源于该特人或者与该特定人具有某种联系,以该姓名进行商标注册,就是一种冒用行为。在相关公众中产生混淆的同时,对姓名权中所蕴含的经济利益产生了损害。

    3、申请注册商标损害他人现有在先权利,在先权利人及利害关系人均可以提起相应的争议申请。本案中,争议商标的申请注册侵犯了“季克良”的在先姓名权,但鉴于茅台酒厂与季克良的特殊身份关系,其同时也波及了茅台酒厂作为利害关系人的利益,因此,茅台酒厂可以其自身利益受到波及为由主张2001年《商标法》三十一条,而非作为“季克良”的利害关系人主张争议商标的注册损害了“季克良”的在先姓名权。

   来源:中华商标杂志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公司优势   资质荣誉   战略合作   新闻资讯   成功案例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tags标签
北京市捷诚信通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一区5-5  E-mail:IP@pscu.com.cn  电话:400-001-1005
京ICP备14035113号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备案机构  站长统计  Copyright 2015-2025  pscu.com.cn
^